当前位置:hg40000.com历史塔利班政权的性质:几乎可以被当做政教合一国家
塔利班政权的性质:几乎可以被当做政教合一国家
2022-09-13

由于这个称号历来是君主的专用,因此塔利班看上去应该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拉希德曾几次列席这样的会议,他的印象是:大会气氛往往很热烈,有时一些毛拉、指挥员甚至普通士兵也被叫来发表意见,然后再由奥马尔作最后的决定。这种民主气氛很浓的会议逐渐演化成现在的阿富汗全国伊斯兰教宗教领袖会议,具有议会性质。但阿富汗全国伊斯兰教宗教领袖会议只有议事权,并没有决定权。不过,由于塔利班严格信奉伊斯兰教教义,宗教领袖们的地位很高,因此会议做出的决定很受奥马尔的重视。

一方面,由于塔利班近年一直在与北部反塔利班联盟作战,因此塔利班政权也设有一个由大约10人组成的军事委员会。虽然奥马尔本人也是委员会成员之一并担任总司令职务,但军事委员会实际上只是一个只能制订一些战术决定、没有战略决定权的松散机构。在行政上,塔利班在首都喀布尔设有一个临时政府,当地人称之为喀布尔委员会,人数在10至20人之间。喀布尔委员会名义上履行政府职能,但实际上只是处理日常事务,很多时候甚至只处理与喀布尔市有关的事务。军事委员会成员往往也是喀布尔委员会的成员,一旦奥马尔发现某部长势力过大,他很可能会将其送至前线,而后者因为同时担任军事委员会成员而没有理由拒绝。

而塔利班的决策权实际上掌握在设在坎大哈市的最高委员会(又称坎大哈委员会)手中。坎大哈委员会最初由10人组成。这10个人都是奥马尔举事时的得力助手,具有对一切重大问题的决定权,并直接管辖军事委员会和喀布尔委员会。但后来一些司令员、部落首领和宗教领袖也经常出席委员会的会议,目前坎大哈委员会的规模据说已经扩大到了50人左右,不过核心领导层还是最初的那10名成员。

如今塔利班掌握阿富汗政权已经五年。塔利班的信徒目前在阿富汗只有5万到6万人,而其他许多阿富汗人已经对这一军事政权越来越难以容忍。尽管大部分地区存在着铁拳统治,在阿富汗还是可以找到一些难以消除的不同政见的迹象。许多塔利班颁发的条令被蔑视或根本不予执行。放风筝的男孩还是可以不时在街边看到,而这是被塔利班视为“非穆斯林”的诸多行为之一。

塔利班的温和派以外交部长穆塔瓦基尔为首。穆塔瓦基尔学识渊博、言谈风趣,为塔利班与外界建立联系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奥马尔也一度对温和派采取扶持政策。事实上,奥马尔在塔利班内部的强硬派和温和派之间一直扮演着“和事佬”的角色,但在近来的“毁佛行动”上,奥马尔的态度却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奥马尔签署的“毁佛令”与他在1999年颁布、明确规定对包括巴米扬大佛在内的阿富汗历史文物进行妥善保护的法令几乎是背道而驰。奥马尔所以改变初衷,许多人相信与客居阿富汗的本·拉登有关。

本·拉登与奥马尔一直私交甚厚,几乎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有消息称:拉登去年在坎大哈附近修建了两座堡垒似的宅院,一座留给自己,另一座则赠送给了奥马尔。拉登还“赠送”了不少“绝对忠诚”的阿拉伯卫兵保护奥马尔,而这实际上对奥马尔形成了监控。不仅如此,拉登还以援助武器和贿赂的手段不断笼络塔利班的强硬派人物,将以国防部长毛拉·大杜拉、副国防部长毛拉·法扎尔和高级将领毛拉·比拉德尔为首的强硬派势力拉入了自己的联盟。

迄今为止,塔利班政府至少在公开场合从未表示出在政策制定上让步的可能。塔利班的外交部长瓦基尔·艾哈迈德·穆塔瓦基尔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甚至也强调:“听音乐无疑是对法律的侵犯。”他还坚持认为:“泰坦尼克号”发型的流行已经过去。不过,在私下里,即便是塔利班信徒自己也对一些严格禁止的行为敞开了大门。妇女的教育就是其中一例。